民族精神塑造与视觉史诗书写(图画中国·主题性美术创作的当

作者: [db:作者] 分类: 逛逛 发布时间: 2018-11-20 23:03

  艺术的当代性是国内美术界近些年探讨最多的话题。受欧美一些发达国家当代艺术理论的影响,国内学界也曾一度倾斜于这些当代艺术理念,认为架上艺术完全不在当代艺术视野,当代艺术是以新媒体与观念艺术相耦合的新的全球化艺术,艺术的当代性在于如何以艺术的观念形态来介入社会、如何以泛媒介来呈现个体性的文化身份与生命体验。这种理论当然是人类社会进入信息时代对艺术变革提出的某种新构想、新探索,但这并不意味着人类通过具有创造性的心手合一的绘画与雕塑来创造艺术形象的终结,而这种观念形态的泛媒介化的所谓“当代艺术”,也并不是当代艺术的全部,更不是艺术全球化的范式。如果仅仅把艺术媒介的创新作为艺术当代性的唯一标志,那显然是种机械唯物论的艺术发展观;如果把艺术介入社会作为艺术当代性的价值认定,那显然也夸大了艺术功能而使之成为某种理念的工具。

  艺术的当代性是民族精神在某个时代的艺术创造与审美浓缩,没有超越民族精神、国家意识的抽象的艺术“当代意识”。众所周知,西方现代主义艺术的崛起,解构的不只是再现性艺术,而是其背后从宗教与历史主题表达中解放出来的个体审美创造;欧美当代艺术——以泛媒介与观念形态为表征的后现代主义艺术的产生,从根本上说是资本主义民主制度所折射的一种大众化的艺术生产与消费方式。但很难想象用这种解放个体审美创造与追逐大众审美消费的艺术,来表征一个崛起了的国家的民族精神。相反,被西方现代主义抛弃了的写实主义,恰恰成为20世纪中国引进西方油画并进行本土化再造的另一种“当代性”呈现;而追求个体性精神生存的中国传统文人画在20世纪下半叶所进行的现实性转向,也恰恰成为中国画现代精神求索的核心审美命题。显然,彼地艺术的当代性未必就是此地艺术的当代性,但艺术的当代性,都关涉艺术与国家历史与民族精神相同步的时代性审美探索与艺术创造。

  应当说,近些年再度兴盛的主题性美术创作,正是新时代文化自信与文化自觉的艺术当代性重建。从国家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到中华文明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从纪念长征胜利80周年大型美术创作、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主题美术创作,到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型美术创作工程的组织实施等,都不难看出通过历史与现实主题性美术创作对于中华文明历史与民族复兴精神的视觉塑造,这些凝固了的视觉史诗,在凝聚民族精神、激发民族斗志方面也显然发挥了其它艺术所不可替代的审美育化作用。这种视觉史诗的书写,无疑不属于现代主义和后现代主义的艺术“当代性”范畴,而问题的关键是,在经历现代主义对艺术本体价值的追寻和新媒体对艺术观念性的拓展之后,如何认知或重建书写视觉史诗的造型艺术——主题性美术创作的艺术本体价值。这里,既涉及对中外主题性美术创作传统的梳理与重识,也必然存在如何于当代丰富的视觉文化中重建与发展主题性美术创作的“当代性”这样一个重大理论课题。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